澳门威尼人斯酒店|官方主頁

  • <li id="uu06w"><noscript id="uu06w"></noscript></li>
  • <menu id="uu06w"></menu>
  • 验证码:

    内容

    未来国内铝土矿市场走向 进口矿现状、特点及优势
    时间:2020-10-23 20:03    来源:    点击:

     

    ——专访高朗国际实业有限公司首席工程师、教授级高工温金德

    随着我国铝工业的高速发展,我国铝土矿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也日益凸显,据中国海关统计,2020年上半年,中国铝土矿进口量约为5830万吨,较去年同期增长30.28%。伴随我国铝土矿高度依赖进口的现状逐步显现,未来铝土矿的发展之路该怎么走,如何减少进口铝土矿的风险,又如何科学合理地开发利用资源等热点话题成为了业内关注的重点。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2020年(第一届)中国铝产业链高质量发展峰会后,中国有色金属报记者采访了高朗国际实业有限公司首席工程师、教授级高工温金德。他深耕行业36年,曾获国家科技进步奖,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从车间技术员到铝土矿和氧化铝领域的资深专家,温金德对铝产业的发展有着自己的独特见解。

    记者:如何看待未来国内铝土矿市场走向?

    温金德:伴随着我国铝工业的高速发展,我国氧化铝产量近十几年由年产400多万吨,一举突破到年产7000万吨,占世界氧化铝总产量的54%。而我国铝土矿探明储量及保有储量都仅占世界探明及保有储量的3%~5%,难以支撑我国氧化铝50%以上的生产。因此,在国内铝土矿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未来我国对海外铝土矿资源的依赖将成为必然。

    与此同时,我国近5年进口铝土矿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2019年,我国进口铝土矿已经占到氧化铝全部矿石消耗的53.8%,而就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上半年,中国铝土矿进口量达5830万吨,较去年同期增加30.28%,其中,仅6月份铝土矿进口量就约为1040万吨,环比增长9.37%,同比增长17.6%。铝土矿市场的这些变化,使得我国氧化铝生产进入了一个以进口矿石为主的新格局——进口矿主导,同时,国内铝土矿市场结构也从即将转折,变为实现转折。

    记者:进口铝土矿比国内铝土矿更具优势吗?

    温金德:是的,进口铝土矿生产氧化铝从能源、社会、经济、市场等各个方面都具有优势。

    从能源角度来看,使用进口铝土矿可以减少四分之一以上的氧化铝综合能耗。进口铝土矿一般以三水铝石型为主,有的含有少量的一水软铝石,其氧化铝溶出过程可以采用低温(145℃)或中温(230℃),且生产氧化铝不需要加石灰,而国产铝土矿为一水硬铝石型,溶出过程必须采用高温进行(270℃),具有局限性。

    从社会效益角度来看,进口铝土矿对环境的危害相对较小,更具环保性。一般情况下,进口矿石生产氧化铝后的赤泥产出率为1吨/吨,而国产矿石生产氧化铝赤泥产出率一般1.5吨/吨。赤泥处理是一个“世界性”难题,目前的处理方式依然基本靠堆存,不仅占用大片土地,而且易于产生风险,相对较小的赤泥产出率对环境是非常友好的。另外,国产矿石的开采也对地方环境造成较大影响,不仅影响地下水位变化,还会产生约10%的尾矿大量堆存,影响着地表环境。

    从经济效益角度来看,有相关数据显示,山东省部分使用进口铝土矿生产氧化铝企业的平均成本比山西省使用国产矿石生产氧化铝企业的平均成本约低300元/吨以上。

    从市场角度来看,国内铝土矿资源存在巨头垄断的情况,进口铝土矿的发展可以促使更多的公司拥有资源和竞争力,将目前国内存在的价格同盟打破,使市场更加多元化和灵活化。

    总之,利用进口铝土矿生产氧化铝是一个必然趋势,甚至在不远的未来,国内进口铝土矿在氧化铝生产中的占比将逐步达到80%以上。因此,加速研究全球铝资源分布、勘探、开采现状,对于我国铝产业发展、提高国民经济水平以及保障国家战略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记者:从不同国家进口的铝土矿,各有哪些特点?又有哪些技术和生产策略可以解决?

    温金德:我国进口矿石来源地丰富,目前已形成以几内亚、澳大利亚、印尼为主、众多国家为辅的供应格局。主要有黑山铝土矿、印尼铝土矿、几内亚铝矾土、牙买加铝土矿、澳大利亚铝土矿等。

    黑山铝土矿具有高铝低硅、杂质少、品质稳定等特点,其优势是黑山铝土矿为一水铝石型,一水硬铝石在8%左右,与国内矿石非常接近,可直接在高温拜耳法生产线上使用。黑山矿为洞采,矿石水分低、冬天不冻,特别适宜于北方氧化铝企业使用,同时黑山矿有机物含量很低,长期使用不需要特别处理流程,而且硫含量低,可与当地高硫矿掺配使用。

    印尼铝土矿主要是西加里曼丹地区的资源,其优点是易于溶出,特别适宜于低温拜耳法氧化铝使用,同时溶出温度低、综合能耗较低、有机物含量低,长期使用不需要单独处理。但此外,该地区的矿石也存在洗涤矿水分偏高,需要将高温线进行简单改造等劣势,会一定程度上增加企业生产成本。该地区矿石主要分为:品位为三氧化二铝49%、二氧化硅4%、活性硅2%的矿石,在整个印尼的铝矾土市场上,属于品位非常高的矿产品,既适用于低温生产线使用,也适用于高温生产线使用;品位为三氧化二铝49%,二氧化硅8%、活性硅3.5%的矿石,在整个印尼的铝矾土市场上,也属于高品位矿产品,特别适用低温生产线使用;品位为三氧化二铝47%,二氧化硅10%、活性硅5%以上的矿石,属于低品位矿产品,在生产过程中会增加250kg矿石和60kg烧碱消耗,从而使氧化铝加工成本升高,同时多产生150kg的赤泥。但同时,该地区的矿石也存在洗涤矿水分偏高,北方地区需注意防冻,且高温线需要进行简单改造,直接使用将会对企业经济性产生影响。

    牙买加铝土矿矿层接近地表,易于露天开采,而且矿山位置接近港口,便于装运。其矿石优点为低硅、稳定性好、矿石无大块,A/S可达30,外水含量低,适宜于北方企业冬天使用,同时含有一定量的一水软铝石,可直接在高温生产线上掺配使用。缺点是有机物含量偏高,长期单独使用则需要生产企业对其进行有机物的处理。

    几内亚铝矾土贮藏总量估计在240亿吨以上,整个国土上几乎均有矿点分布,其中74亿吨已探明,占世界已探明储量的三分之一,居世界第一位。其特点是矿点易进入,基本无需剥离非矿土,可露天开采,矿石品位高,其中氧化铝含量达45%~60%,二氧化硅含量1%~4%,而且矿产贮藏集中,一般一个矿点都在几百万吨到几十亿吨左右。矿石优点是储量大、供应量充足,部分矿石一水软铝石低,可在低温生产线使用,但多数矿石适宜于高温生产线处理,仅需控制中温操作即可。其生产难点是低温处理需要改造高温线,部分有机物含量偏高,需要有机物处理流程等。

    澳大利亚铝土矿主要集中在三个地区:一是昆士兰北部,即卡奔塔利亚湾(Gulf of Carpentaria)附近的韦帕(Weipa)和戈夫(Gove)地区;二是西澳珀斯南面的达令山脉(Darling Ranges),上述两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已探明可以开发的铝矾土储藏地;三是西澳北部的米切尔高地(Mitchell)。其中,戈夫矿主要为三水铝石,可利用低温线处理,其他多数矿石为三水一水混合型,高温线可以使用。但该地区矿石有机物含量很高,同时部分矿石A/S偏低,对赤泥沉降有较高的要求。

    其他国家铝土矿也有着不同的特点,并且也适用于不同的氧化铝生产。巴西铝土矿多为三水铝石型,水分较印尼矿相比较低,基本与澳矿接近,适用于低温线掺配使用。印度铝土矿出口多为西部,亦为三水铝石型,基本为块状,较为难磨,磨矿不均匀会影响沉降。所罗门铝土矿的粒度与牙买加矿类似,为三水铝石型,有机物含量较高,宜在低温线掺配使用。马来西亚矿石与印尼矿石接近,水洗后可达到较好的品位,部分矿石不经水洗亦可以使用。加纳铝土矿A/S很高,可以达到30以上,各生产线均可使用,但产量小、价格偏高。土耳其铝土矿的二氧化钛含量很高(12%),氧化钙含量也较高,可以在高温线掺配使用,但氧化铝亦很难溶出。

    记者:面对我国高度依赖进口铝土矿的现状,未来我们是否会受到进口国因政策变动等因素所带来的风险,该如何应对?

    温金德:随着进口矿石依存度的增加,保障精矿矿石的供应将是我们在未来一段时间共同的目标和愿景。但应该看到的是,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提升,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逐年增加,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对我国进口矿石的供应提供战略保障;同时,我国南海控制力的增强也对保障铝土矿的运输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当然,最重要的依然是我国企业需要继续发挥企业的市场作用,走出去、向外看,在各个铝土矿资源地建立公司,并对资源进行保障,以此防止资源被资本垄断控制。

    另一方面,我国国内的铝土矿资源已明显短缺,强烈建议逐步减少国内的开采,为关键时刻提供资源保障;即使开采,也要兼顾开采低品位铝土矿与高品位进口矿石调配使用,更好地回收利用资源、减少资源破坏、延长资源服务年限。

    记者:氧化铝作为铝土矿的下游产业,其生产工艺水平将是矿石高效利用的关键。那么,氧化铝企业在降本增效方面该如何下功夫?

    温金德:我认为,氧化铝企业要更好地实现高效利用、降本增效,可以从四个战略方面进行着重考虑。

    一是实施精矿战略。精矿战略实际上是降低企业的综合成本,其中包括矿石物流成本、生产成本、过程加工成本、后续处理成本、意外操作成本等。据统计,进口矿石实际的开采成本仅占国内矿石开采成本的四分之一,同时矿石成本一般只占到氧化铝制造成本的30%~50%,而在企业生产中的不稳定操作和后续赤泥的堆存也会带来成本的增加。因此,在企业从运输到生产,再到加工的过程中,要推动矿耗降低,物流成本降低,生产和加工成本降低,再到稳定操作实现降低损失,最终达到综合成本降低,是企业推动高效利用的必经之路。

    二是实施能源战略。能源成本一般占氧化铝制造成本的15%左右,如何降低这部分成本也是我们必须考虑的问题。首先,要在生产过程中实现产量的最大化,并实现流程的热综合利用;其次,要千方百计地降低热电成本和焙烧煤制气成本;最后,还要不断提升装备及管理水平,实现持续降本。

    三是实施辅材战略。烧碱和石灰消耗占铝氧化成本的15%~20%,是氧化铝生产的主要辅材,低碱低灰是当前氧化铝生产控制的主要思路。

    四是实施管理战略。管理是企业永恒的主题,而现场管理是管理的首要方面,要从“现场管理”入手,保持生产秩序,全面减少浪费。其次,要全力推动生产管理,生产过程要按照精益生产的要求,实现“精耕细作”、合理控制。再次,要及时进行装备管理和智能管理,做到装备越修越新,设备控制手段不断提高,使装备始终保持先进高效的状态。最后,也是最不容忽视的是安全管理,要充分认识到安全是第一,安全生产才是企业的最大效益。

    总之,氧化铝综合成本控制是一个系统工程,降本增效也需要系统考虑,以上提到的四大战略只能称的上是“牛鼻子”战略,在企业的生产经营中,生产规模、开工率、装备水平、生产费用、指标控制等都与成本消耗密切相关,因此,若要实现资源高效利用的更大化,就需要我们去实施更多的战略,做到越细越好,越精越优,共同应对我国铝土矿市场的新变化,推动我国铝工业向高质量发展。

    河南有色金属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 豫ICP备11005807号-1

    咨询电话:0371-63682351 技术支持:www.liuzhouj.tw

    服务热线:0371-63682351 传真:0371 - 63682351

    澳门威尼人斯酒店